原标题:脱光衣服电击、逼人喝尿 |背后涉黑团伙“九宗罪”

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9项犯罪,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团伙曾上门对苏银霞逼债,并侮辱、殴打和拘禁,导致“于欢案”发生。

起诉书显示,15名涉黑团伙所涉9项罪名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强奸罪。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至少4名受害人向吴学占团伙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法院对此一并审理。于欢案民事赔偿部分的代理律师殷清利介绍,苏银霞与于欢均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受害人王秀娥表示,自己曾在2013年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三四天,期间遭遇扇脸、脱光衣服电击、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被逼喝尿、活埋等。

该案于12日上午9时开庭,到晚间7点半一天内开庭三次,吴学占等人均不认罪,对指控予以否认。由于涉及的罪名与证据较多,参与案件庭审的代理人称,接到法院通知,案件有可能审理两天。

于欢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4月12日8时许,东昌府区法院门口拉起警戒线,公诉人与辩护人陆续排队进场,部分受害人也进入到法庭参与庭审,大批市民驻足围观。

于欢与母亲苏银霞均未到达庭审现场。于欢的姑姑于秀荣进入法庭参加庭审,其代表于欢母子向该团伙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于欢姑父、当年案发时报警的刘先生表示,于欢仍在服刑,其母苏银霞现被羁押在看守所。

吴学占团伙在于欢案发生后被公安机关查办:2016年4月14日,因苏银霞被吴学占团伙成员侮辱,于欢持刀刺伤4人,其中杜志浩死亡。2017年2月,于欢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认定于欢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超出必要限度,以故意伤害罪改判有期徒刑5年。

▲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新华社发▲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新华社发

2017年5月25日,聊城公安通报,吴学占等人涉嫌违法犯罪案件于2016年5月25日由山东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由聊城市公安局指定东昌府分局异地立案侦办,团伙涉案的18名成员除杜志浩死亡外,其余17人全部落网。

“于欢应该知道今天吴学占团伙受审。”于秀荣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开庭前一天,律师专门与于欢进行会见。

此外,她每个月的27日去见一次于欢,他很担心父母和姐姐。“同一案子其他人都办了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但我们家这三人还在拘留,也没有什么解释。”

起诉书显示,吴学占团伙犯罪与于欢、苏银霞有关的罪名有3个,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

殷清利律师介绍,苏银霞的诉讼请求是,依法判决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于欢的诉讼请求是,对吴学占等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两人均要求该团伙对当年所作所为进行赔礼道歉,于欢还提出支付精神抚慰金的要求。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母亲曾在此被吴学占团伙控制、侮辱。王瑞峰 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母亲曾在此被吴学占团伙控制、侮辱。王瑞峰 摄

“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非法侵占,给于欢家人造成伤害,希望能公开道歉并赔偿。”12日下午4时许,于秀荣回到家中。她表示,作为刑事附带民事的代理人,自己仅在法庭上宣读于欢母子的赔偿请求,此后便按要求离开,未参与刑事部分的庭审。

有受害人称被脱去衣服电击

早在“于欢案”案发三年前,吴学占就曾指使团伙成员,非法拘禁山东省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的村民王秀娥。检方就此案最新补充起诉称,建议以非法拘禁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对其一并起诉。

根据起诉书内容,因王秀娥持续信访,2013年12月,东古城镇镇长吴德明(另案处理)安排吴学占对其看管控制。12月9日晚,在吴学占指使下,杜志浩(已死亡)伙同郭彦刚、郭树林、吴风磊、杜建岗身穿迷彩服、戴头套,驾车前往古北村,翻墙进入王秀娥家中。

“晚上9点听见有人踹门,我一看,(他们)都戴的头套,穿一身迷彩服,拿着电棍,胶带。”52岁的王秀娥回忆,这些人一进来,就先用胶带粘住她的嘴。然后绑住胳膊和腿,戴上头套把她抬出去。到达一个地方后,给她戴上手铐,并脱掉衣服吊到梁上,往眼里喷辣椒水,用电棍击打,“乳头都被击打没了”。

▲2013年12月,王秀娥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后,脸部遗留多处伤疤。受访者供图▲2013年12月,王秀娥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后,脸部遗留多处伤疤。受访者供图
▲2018年4月,王秀娥回忆自己遭受非法拘禁的情形。▲2018年4月,王秀娥回忆自己遭受非法拘禁的情形。

王秀娥称,绑架者当晚轮流对其殴打三四个小时。第二天她被放下来,光着身子反铐在一个台式椅子上。“他尿到一个矿泉水瓶里,让我喝,我不喝就又被打。”她说,随后他们拿来一个1米高的水桶,装满水,把她的头摁进去。

“我上不来气,就用头猛顶水桶,腿也来回摆动,一直挣扎。”王秀娥提到,自己被摁进去拉上来,拉上来摁进去,反复多次。对方还拿枪状物恐吓,她多次跪地求饶。

此后,绑架者将其带离被“关押”小屋。“他们把我拉到一个树林里,挖了几个坑,把我拉到里面说要活埋,还说有人拿钱买我的命。”王秀娥回忆,因自己多次求饶,绑架者最终将其带离树林,送回家门口。

起诉书提到,吴学占指使团伙将王秀娥强行拘禁至冠县东外环中海达集团公司一处废弃的办公室内,期间采取扇脸、脱去王秀娥衣服,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等方式,对其进行侮辱和殴打,直至12日深夜放回,时间长达80小时左右。

王秀娥称,以前听说过吴学占,也知道他是黑社会,但当时没意识到是他们做的。直到2017年8月,警方打来电话说是破获案件,她去做笔录,公诉书上提到,吴学占承认是他做的。

吴学占涉黑团伙“称霸一方”

吴学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他为首的涉黑团伙如何勾连,如何作案?起诉书提到,1983年出生的吴学占中专文化,2007年曾于一场纠纷中,持刀砍伤对方面部。其黑社会团伙“称霸一方”,侵害冠县当地金融、交通、社会生活等方面正常秩序。

根据检方指控,2010年以来,吴学占在冠县先后成立两家房地产公司,由赵荣荣作为会计负责账目管理。以该公司为据点,逐步形成以吴学占、赵荣荣为组织领导者,李忠、杜志浩为积极参加者,郭彦刚等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犯罪组织。

吴学占还将李忠、郭树林等人安排到冠县人民医院当保安,以便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随时差遣。该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案发后互相串供,销毁罪证,逃避打击,对抗侦查。

其中,李忠此前还涉嫌犯强奸罪。2010年6月底,他伙同翟某博、吴某超(均另案处理)以上网为由,将被害人骗至冠县某宾馆房间。3人先后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这名女性发生性关系。事后被害人到公安机关报案,据澎湃新闻报道,案发后吴学占介入,并与被害女孩协商调解。

检方指控,该团伙以暴力、威胁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因父亲医治无效死亡,吴学占为泄私愤砸坏医生轿车;为催还高利贷,非法侵入苏银霞等受害人住宅并拘禁;干扰政府部门正常工作,威胁冠县交通局执法人员;到银行滋事,逼迫银行给相关企业违规发放贷款。

该团伙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获利。发放高利贷牟利,强迫相关公司出让已中标的工程,并使用该公司名义继续施工,领取1300余万元工程款;非法经营,强行违规建设加油站、开发楼盘牟利。

此外,团伙还以商养黑,用牟取的利益支付成员薪酬。于欢案发后,吴学占出资200万元给杜志浩家属作为抚恤金,给受伤的严建军联系医院救治。

“此前多案未受重视处理”

此次受审的15名被告人中,有3人为刑满释放人员。

其中,郭树林因犯抢劫罪,于2011年5月30日被判两年半,并处罚金2万元。2013年4月25日减刑释放,又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于2016年10月13日被监视居住,10月20日被刑事拘留,11月25日被批准逮捕,羁押于聊城市看守所。

根据起诉书,郭树林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退出已中标的工程,故意毁坏财物数额巨大,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非法拘禁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6项罪名。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联系到郭树林的哥哥郭树猛,他表示自己经常不在家,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弟弟的事情我没有直接和律师沟通过,都是家人在处理,他们的情绪也一直不太稳定。”他表示希望法庭公正判决。

▲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受审。▲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受审。

于欢案民事赔偿部分的代理律师殷清利表示,代理案件时,比较深刻的感受是,于欢案发生前,于学占团伙曾用恶劣手法对很多受害人实施过类似行为,但要么被调解,要么不被受理不了了之,导致该团伙越来越猖獗。

为何“于欢案”2016年案发,补充侦查两次2018年才开庭审理?

殷律师分析,案件通过在各村张贴通知来召集受害人,很多人起初并不知道殴打拘禁自己的是吴学占团伙,通过比对才陆续到办案机关作证,这造成案件调查时间较长。而吴学占团伙归案后,不停地检举揭发其他人的犯罪行为,导致案件相关事实认定不断发生变化。

原标题: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到访北外:下次来中国要学会说中文

荷兰首相马克•吕特讲话。新京报记者 朱骏 摄荷兰首相马克•吕特讲话。新京报记者 朱骏 摄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俊)聊中文、骑共享单车、谈中荷教育……荷兰王国首相马克·吕特今日访问北京外国语大学,他的行程安排非常丰富。在与学生们交流时他认为,中国的教育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

吕特下午先在北外校园与同学们骑单车,在中欧友谊林等地“溜达”后,到达图书馆与荷兰留学生、中国学生进行交流。一进图书馆的大门,吕特就和荷兰留学生打招呼,“来中国学习多久了”,“还习惯么”,一一询问。随即他脱下西装外套落座,还转身询问他左后方的荷兰留学生们,学习生活情况。

场下气氛被吕特这一连串的“热场”调动起来。“今天,荷兰已经成为中国在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两国交往更是日益频繁。北外的荷兰语专业目前是中国最主要的人才培养基地,也正在成为从事荷兰研究、传播荷兰文化的重要平台。”北外校长彭龙表示。

随后,吕特致辞,并与学生进行交流,中文、共享单车、中荷教育,均有涉及。


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和北京外国语大学荷兰籍留学生交流。新京报记者 朱骏 摄

谈中文:中文是一门特别难的语言

“我刚骑单车的时候,和周围的学生说“你好”用的是中文。2015年我来中国的时候,就想,下次来中国要学会说中文,可是,中文真的是一门特别难的语言,没能够实现这个愿望。”吕特感叹,这时场下响起笑声。

谈共享单车:鹿特丹开始有共享单车投放

荷兰被称为自行车王国,吕特爱骑车,也会骑自行车觐见国王。这次来到北外,有一个行程,就是和荷兰语专业的同学一起骑单车。

被问及对中国处于上升期的共享单车时,吕特说,现在荷兰的鹿特丹也开始有共享单车投放了。对于中国来说,因为北京等大城市的交通很容易出现拥堵,自行车普及对于改善交通问题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谈教育:中国的教育是成功的

现场提问时,有学生问,中荷两国的教育有很大差别,荷兰更倾向独立思考,中国的中小学教育更倾向于课本为主的教学,作为荷兰首相对中国教育有什么建议?

吕特说,两国的传统不同,教育方式也有所不同。就像荷兰教育更注重独立思考,而比利时的教育更注重事实,中荷教育之间的差异能使文化达到一种平衡。中国的教育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我也希望能够借鉴中国的一些教育方法。

责任编辑:张玉

来源:杭州交通918

原标题:杭州妈妈凌晨上厕所,看到儿子房间奇怪一幕!真相让爸妈惊出一身汗…

今年念初三的小陈(化名),再次来到浙江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诊室于恩彦教授面前,与前一次萎靡不振的模样截然相反,他现在一脸阳光,充满自信。

网络配图,非小陈网络配图,非小陈

小陈母亲说:他是一个比较内向听话的孩子,学习认真,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班主任觉得他可以考杭州前三的重点高中。不久前的一天深夜,母亲大约凌晨1点起来上厕所无意中发现,儿子房间的灯还亮着,推门进去小陈竟然在看书。他说这段时间都睡不好,索性爬起来看书了,已有好几天了。非常要强儿子以前睡觉也比较迟,考试前夜也经常睡不好,但一般至多到11点左右。细心的母亲觉得儿子有点怪怪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终决定带小陈到浙江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来看心理门诊。

经过于恩彦教授的耐心诱导,小陈终于敞开心扉

他根本不是简单的睡眠问题。自小成绩一直优异的她,不知怎的,最近半年来学习上明显感到力不从心。上月的一次模拟考没发挥好,年级排名下滑了30名。“他心情有点差,最近一直很认真的学习做作业,跟我说下次一定会考好”。母亲说回忆说。小陈说睡的很晚,躺在床上想很多,想考试没考好怎么办,中考发挥失常怎么办,要是考不到那所想去的高中怎么办,小陈夜里时常无法入睡,最后索性爬起来看书。无助感和濒临崩溃在他脆弱的心灵蔓延,觉得未来毫无希望,然又尽量在父母和老师面前掩饰,不敢显露半分。

于恩彦教授(中间者)在心理疏导病人于恩彦教授(中间者)在心理疏导病人

于恩彦教授分析认为:精神卫生心理门诊经常有睡眠不好的病人,约有2/3的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睡眠障碍。睡眠不好是有很多因素造成的,饮食、运动、焦虑情绪、甚至追求完美的性格等。

社会压力的增加,抑郁焦虑等疾病的发病率较前明显增多

在未成年人群中、学生人群中,情绪病也越来越多见。尤其是一些在老师及父母眼里的所谓“好学生”,学霸,往往对成绩特别看重,自尊心强,而抗压能力却相对较差,有问题也不愿对他人轻易吐露。一般人心情特差甚至想走极端总会有蛛丝马迹,比如睡眠差,甚至整宿失眠等反常行为,因此家长和老师不应只一味关心孩子成绩而缺少沟通、理解,若发现孩子情绪变化、睡眠异常等,应了解原因,及时疏导与关怀、从让孩子保持良好的身心健康去学习及迎考。诚然,发现情况严重,家长还需像小陈父母一样,果断带孩子到医院。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

相关专题:

北京时间4月11日晚间消息,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后,参加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继续应答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

在被问到是否会起诉Kogan或者剑桥分析时,扎克伯格表示,公司正在考虑这一可能。另外,他提到,在不同设备间对用户进行追踪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一方面也是为了广告业务。

2013年,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Aleksandr Kogan在Facebook上开发出一款性格测试应用,该应用除了获取参与用户的个人信息外,还获取了这些用户社交好友的信息。起初,他是以合法的手段收集到这些数据的,但后来的行为则违反了Facebook的用户条款,他将这些数据卖给了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扎克伯格此前提到,有大约30万人安装了科根的性格测试应用,影响到了数万名Facebook用户。而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该受影响用户的数量可能高达5000万。

Facebook在2015年发现了这个违反Facebook用户条款的行为,但并没有告知公众。而是要求涉事各方删除收集来的数据。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当初这些数据并没有完全被删除。

数据泄露事件发生后,扎克伯格表示,“这打破了科根、Cambridge Analytica、和Facebook之间的信任。同时也打破了Facebook和向我们提供数据的用户之间的信任。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原标题:90后美女画画月入十万,两年为母亲买套房?真相没那么简单

这几天,月入10万的90后美女画家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晨报记者 | 宋奇波

有报道称,福建南平的90后姑娘潘绫莹,通过在家里卖定制肖像画,淡季时可月入3万,旺季时更是能月入10万,仅用2年时间就为父母买了套大房子。

作为看热闹的外行人小编,

看看她的画,

觉得还挺不错

↓↓↓



但是,网友的热议中夹杂着为数不少的质疑。有很多学美术的网友表示,潘绫莹的不少画看起来不是手绘的,更像是打印出来后再用画笔润色的;也有淘宝店主向晨报记者爆料称,潘绫莹有一段时间从她的店铺里拿画;更有人表示自己曾是潘绫莹的客户,当时潘卖给他的画就是拿别人的画冒充的。

带着这些质疑,晨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个陷入舆论漩涡的90后姑娘。

质疑一:打印画

质疑者:众多自称学过美术的网友,表示一眼就看出了打印画。

以下是网友的一些评论

@B教授:这根本就不是画画好吗?这是打印机打印出来然后画笔随便画几个笔触,再摆拍。

@子曰蘅瑾:这是打印画,某宝上一张几十到一百,骗骗外行可以,良心不会痛吗?

@膝盖头骨粉碎机:调色盘用的都是月饼盒,就算是打印画也是我见过最差的,毁型毁脸毁光影,有个小两口的合照接吻嘴都直接拉成吸盘了。

所谓“打印画”

所谓“打印画”

就是将照片打印出来,在照片的基础上加些手绘的笔触,看起来像是用画笔画出来的,几分钟就能做好,并不需要绘画功底。

晨报记者:有不少网友质疑你的画是打印画,对此你怎么回应?

潘绫莹:我从2015年9月开始画肖像画,到目前为止已经画了400到500幅画,如果我是打印的话,明眼人都是能够看出来的。这种欺骗的东西,他们可以直接报警,我也不可能做这么久。

画画这个行业本来就比较难做,别人看我做的比较好,就容易心生妒忌。网上的质疑,很多都是来自自己过的不好又见不得别人好的同行的恶意诋毁。

因为一直有同行盗用我的头像和图片冒充我,所以我很少把创作的步骤图发到网络上,但只要客户有要求,我都会提供不同阶段的步骤图,这些就能证明我的画是我手绘的。

晨报记者:你能保证你的画都是你自己一笔一画画出来的吗?

潘绫莹: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自己家里画画,一个帮手都没有,连销售、售后这种都是我一个人在做。

晨报记者:有网友提出,你可以通过直播完成一幅画的全过程来回应质疑,你自己有这个打算吗?

潘绫莹:我觉得没必要,我在微博里发过不少我做画过程的视频,包括一幅画刚画到一半的视频。我还开了抖音账号,里面有很多我做画过程的视频。

我其实都不想跟他们解释什么,相信我的人就会选择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也没必要跟他们多解释。

晨报记者:有不少网友对你旺季时1个月完成三十几幅画的工作量提出了质疑。

潘绫莹:我油画画得比较多,一幅油画的制作周期大约是35到40天,但这是包括大量的晾干时间的,实际用在一幅油画上的绘画时间大约是10个小时。

一幅油画第一遍上色需要2个小时,然后晾干需要1个星期,晾干期间我就去画其他的画了,所以我可以同时画好几幅画。

但1个月完成三十几幅的情况,也只有在旺季的时候会出现,那段时间我每天要画十几个小时。

质疑二:找枪手代画

质疑者:陈女士,彩铅画淘宝店主。她告诉晨报记者,潘绫莹曾在她的店里买过不少画。

以下是陈女士的讲述:

我是画彩铅画的,在淘宝上有家店铺。2016年的时候,潘绫莹做过我的代理,持续了半年左右。所谓代理,就是她可以拿着我的画去外面做宣传,拉了订单从我这里拿画,但必须说明我是作者。

那年10月份,我偶然发现,她把我的画说成是她自己画的,而且花300元从我这里拿的画,卖给客户的价格是1500元。为此我们起了冲突,她给了我的店铺十几个差评,几乎毁了我的淘宝店,之后我们就没有往来了。

事情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我当时会在贴吧发布自己的画作,她的一个客户看到后,发现“撞画”了。因为定制肖像画都是照着客户发来的照片画的,那幅画是一对新婚夫妇拿着结婚证的合影,所以客户一下就看出来了。这个客户和我沟通过之后,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我后来才知道,她一直把我的画说成是她自己画的,还会用我的画拍一些摆拍照片发到微博上,假装自己在做画,旁边还会放一堆没有用过的铅笔。我觉得这种做法很过分,涉嫌侵权,就要求她撤销图片,她不同意,我们就闹翻了。

闹翻后,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去找其他的拿货渠道。但通过她微博上晒的图,彩铅画我还算是个圈内人,一看就知道,很多是打印的彩铅画,就是打印完之后,再用彩铅做一点笔触出来。

她的油画,我听一些画油画的朋友说,有一部分是她自己画的,但很大一部分是分步骤机械喷绘出来的,可能喷完之后,再用画笔抹几笔,让它看起来更像是画出来的。

我能确定当时那个代理就是潘绫莹本人,我们之间的纠纷在淘宝售后介入后,我跟她通过电话,电话里就是她的声音。

晨报记者:有一个画彩铅画的淘宝店主向我们爆料称,2016年的时候,你做过她的代理,还拿她的画冒充是你自己的画。

潘绫莹:我没有做过代理。但那时我自己收过代理。

有个代理用我的作品和微信头像去接单,接了单后没从我这里拿作品,而是去淘宝那里买便宜的,再转卖给别人。可能那个淘宝店主把那个代理错认成是我了。

晨报记者:但那个淘宝店主说和你通过电话,能够确定是你本人。

潘绫莹:我不认识那个淘宝店主,更不可能和她通过电话。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事,也和那个代理说过不要再这样做。

我自己会画画,为什么要买别人的画,而且我画的还比他们好看。

晨报记者:那个淘宝店主给我的截图显示,2016年10月25日,你在自己的微博发过一张小朋友托腮的彩铅画,但你们的聊天记录显示,这幅画你是从她那里买的。

潘绫莹:我画过的画太多,这幅画我不记得了。但那个时候我单子不多,作品也不多,我微博上发的很多图片也不是我自己画的。我记得自己发过一张花千骨的彩铅画,那个画就是我在网上找的,我也没有说那个是我自己画的。


晨报记者:但是,你当时的微博有三张配图是,你拿着画笔在画这幅画。

潘绫莹:既然有我正在做画的照片,那这幅画就一定是我画的。

晨报记者:那又怎么解释,淘宝店主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这幅画你是从她那里买的?而且,她认为你做画的照片是在摆拍。

潘绫莹:聊天截图什么的,都是可以ps做出来的。照她的说法,所有的网友都可以说我的画是他们画的了。

质疑三:欺骗客户

质疑者:林先生,潘绫莹曾经的客户。他告诉晨报记者,潘绫莹卖给他的画是拿别人的画冒充的。

以下是林先生的讲述:

我是在微博上认识潘绫莹的,她当时已经小有名气了。我最初在她那边买过一幅油画,除了觉得价格贵点之外,其他还挺满意的。

后来,我们辅导员结婚,班级同学想一起凑钱送个礼物,就想到把他们的结婚证合影画成一幅彩铅画。我就又想到了潘,她的报价是一千多。

拿到画后不久,我朋友在贴吧上看到了一个淘宝卖家的帖子,发现我们买的画不是潘绫莹自己画的。我跟淘宝卖家取得联系后,互相了解了一下情况,基本就确定我们都被骗了。

之后我就想向潘绫莹讨个说法,她给我的回复是,只要我们双方原来谈好了价格,她的画是从哪里来的,我管不着。

但我觉得,我是冲着你去买的,就必须要是你画的,如果你是从其他地方买的,就应该打折或者作出补偿。

因为有些事情微信上讲不清楚,她自己给了我她的手机号码,我们通过电话,我可以确定对方是潘绫莹本人。

我要求赔偿或退款,她不同意,后面就扯了很久,她一开始还会回应一下,后来就没消息了。


晨报记者:你的一个客户告诉我们,他曾经向你买过一幅一对新婚夫妇手持结婚证的铅彩画,但后来发现这幅画不是你画的,而是淘宝买来的。

潘绫莹:这幅画我知道,但事情好像不是这样的。

我之前有和朋友一起开过工作室,这幅画是之前工作室的朋友接单的,他说也是他画的。这件事我没有经手,也只是后来听说的,具体的情况朋友也没有和我说过。

晨报记者:我记得你前面说过,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干。

潘绫莹:这个工作室的情况比较复杂。

我自己一直一个人在做肖像画定制,而工作室一开始是做墙绘的。两个男的,和我一个女的,他们墙绘缺人的时候我就过去帮忙。

墙绘单子少了之后,他们也开始做肖像画定制。他们觉得用我的头像谈生意相对容易,就一直用我的头像在接单子。

结婚证那幅画,就是我那个朋友在那个时候接的。后来冒充我的人越来越多,我就离开工作室彻底单干了。

可能朋友和客户聊的时候,用的是我的头像,客户就以为是我。

晨报记者:但那个客户说和你通过电话,能确定跟他交涉的就是你本人。

潘绫莹:我的电话号码没有在网上公开,也不会随便给别人。我的客户那么多,我不可能把电话给每个人。

晨报记者:他说你们起冲突后,因为很多细节微信上说不清楚,所以你自己主动给了他电话。

潘绫莹:我不会把电话给别人的。他都说起冲突了,如果我还把电话给他,不怕他骚扰我吗?

我可以明确地说,他那幅画不是在我这里定的,而且我自己会画,也没必要找别人画。

来源:新闻晨报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华宇平台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